天台后司街-网聚天台游子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663|回复: 9

罗店血肉磨坊:一位敢死队长的回忆【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22 18: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篇转贴整理自天涯煮酒版舞八斗网友的发贴《我!金门工兵》。注:罗店之战是1937年淞沪战役中最为惨烈的一役。数万中国士兵在与日军殊死拼杀后,倒在上海北郊冰凉的初秋雨季田野里。

        1982年我在爷爷家第一次见到了颜祥,颜伯伯。当时他一身便服乍看之下跟普通人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当他走近坐到我身边时,我才发现颜伯伯 好像少了半边脸。我应该说颜伯伯左半边的脸是凹下去的,是削平的,是没有肉的。从眼尾到嘴角的一整块皮肤因为少了脸颊肉的支撑,所以左脸皮就像薄 膜一般覆盖在脸骨上。当时才10岁的我突然看到这景象,自然也是吓了一跳。后来我去问我爷爷这疤痕的由来,爷爷却什么也不肯说。只说颜伯伯是抗日 英雄,杀了很多鬼子。
  接着。从1982年到1992年这10年间,我有非常多次跟颜伯伯碰面的机会,不过由于当时自己忙于课 业,也还未对中国近代史发生兴趣。所以我一直没有把"了解疤痕真相"这事放在心上。一直到了2000年,我因为要搜集抗战历史 的相关资料,决定亲自去拜访已经80岁高龄的颜伯伯。这才把整件事情的谜团解开。

        颜祥,河北张家口人,在8年抗战中2次负伤,最严重的一次是在上海北郊的罗店镇。
  这次战役中颜祥担任敢死队队长,亲率敢死队员跟日军搏命。
    打罗店时,11师师长是彭善,33旅旅长是叶佩高。颜祥当时是排长,不过隔天就升任连长。因为老连长在攻打罗店的第一天就中弹阵亡了。
  在当时。33旅没有别的命令,就是只有拿下罗店。在命令下达后各团,各营,各连分成好几个梯队,一波接着一波往前冲。   
  前方是38大盖,拐把子96式轻机枪,97式迫击炮,日本92式重机枪发射的声音。身旁落下的是由41式75毫米山炮,75毫米野炮和 70毫米步兵炮所发射的炮弹。空中来回扫射轰炸的是日军97式舰载攻击机。
  另外一方面,身在罗店最前线的33旅官士兵,后方并没有多少 重武器可以支援,只有一些小山炮凑合着用。因此,士兵们只能拿着手上的大刀,中正式79步枪, M24型手榴弹,跟日军死嗑。
  以上就是淞沪会战中被称为"血肉磨坊"的罗店镇,在33旅这一线当时的敌我攻守情况。由于罗店争夺战参战的部队太多,大范围的部份朋友们可以从网路 或是书本中了解全貌。在这里我们就单纯的来看,颜祥他们这些敢死队员是如何跟日军玩命的。





[ 本帖最后由 abracadabra 于 2010-4-22 18:28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0-4-22 18: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攻

  当时罗店镇不只是北面打的激烈,南面同样也是杀的尸横遍野。不过这是后来的情况。
  颜祥33旅的位置是属于镇南,也就是11师,14师和67师所据守的区域。彭善第11师和李树森第67师所面对的敌手是日军11师团。
  1937年8月23日,日军第11师团22旅团在这一天成功占领罗店。之后罗店争夺战正式开打。叶佩高的33旅主攻。
  33旅 的官士兵一波一波的往日军防守的罗店杀去,每个营主攻的方向都不同。至于颜祥这些敢死队员的任务就是打开突破口。
  只见攻击的命令下达, 后方好几挺马克沁重机枪开始喷火射击,替敢死队员掩护。前排的士兵也是手拿步枪射击或是拿着手榴弹做准备。这时只见敢死队员20几个人分成前,中,后3组,每个人身上插满6,7颗手榴弹,手中的手榴弹也是全部掀盖。就这样等到阵地里的日军火力稍微减弱时,只听见颜祥骂了句脏话。敢死队员向前冲了!
  前、中2组的10几位敢死队员横排跑在最前头。跟在他们后面的除了最后一组敢死队员,还有后方帮忙掩护的一般士兵。这时奔跑的前,中2组敢死队员有人被炮弹或机枪弹击中倒地。不过,守在罗店阵地里的日军也要倒楣了,因为敢死队员已经为后方的 部队争取到投掷手榴弹的距离,后组的敢死队员和其余士兵开始投弹了。
  就这样上百颗的手榴弹从不同方向往日军的头上砸去。所 有存活的敢死队员趁日军被炸昏头的空档,率先攻入罗店镇内。
  突破口打开了!
  不过20几位敢死队员活下来的只有一半。包括敢死队队长颜祥。
从攻击发起线开始,到打开突破口攻进罗店镇。这一段路程让颜祥终身难忘。
  
  前排阵地上的33旅士官兵 伏在掩蔽物后方跟远处的日军对射,尤其是操作马克沁重机枪的我军机枪手,一个个像疯了一般边喊边射击。敌我双方上千支步枪机枪所发射的子弹在阵地上空乱 窜。至于在后方准备冲锋的士兵们这时候也陆续集结完毕。颜祥和眼前的20几位敢死队员蹲在一旁,开始分配手榴弹检查个人装备。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上头的命令已经下达,部队再不推进伤亡会越来越大。敢死队员没有任何犹豫,全部人鱼贯进入预设的位置。之后就是颜祥举起 了手臂大吼一声。所有人从土堆后一跃而起,往前冲了!!。
  几百人冲锋呐喊所发出的声音会让人热血沸腾。冲啊!杀啊!的吼 叫声此起彼落。不过就在隔了5,6秒之后,颜祥这一营的左方和右方也传来了我军其他部队更大的喊叫声。此时罗店镇南的33旅全线进攻了!。颜祥和 20几位敢死队员跑在最前面。
  从土堆后面跳出来的颜祥跟在10几位敢死队员的身后往前冲。只见远方日军的轻机枪,92式重 机枪枪口射出的火光一亮一灭。这时候日军的迫击炮弹就在敢死队员的身边炸开。颜祥被左边炸飞过来的半截身体撞倒在地。后面的队员见状连忙拉起颜祥继 续往前推进。原先跑在最前面的10几位敢死队员这时候只剩下一半。幸存的队员仍然是猫着腰狂奔的往日军阵地冲去。
  这时有位敢死队员身体已经中弹,他为了要制造爆炸的烟雾掩护后方的部队。不管扔掷的距离够不够,拿起身上的手榴弹就这么一根一根的往日军的方向砸去,直到体力不支趴倒在地。另外一位跑在颜祥左前方的敢死队员,颈部被子弹贯穿,血就从伤口喷出。只见他左手按住伤口,脚不停歇的还是继续跑着,直到气力用尽瘫坐在地上。不过他虽然身负重伤,还是拿起了手榴弹帮忙掀盖,交给后方士兵们的手上。
  前、中2组剩下的敢死队员还在做最后一段路 的冲刺。可是日军那边也开始有大动作了。当颜祥穿过炮火的烟雾,眼睛死瞪着前方时,远处地平线上冒起了一颗颗的黑点由远而近。这时躲藏在掩体中的 日军开始扔手榴弹了!!。
  只见从左到右的天空中全部都是91式手榴弹的黑点。落弹涵盖范围包括了最前排推进的所有士兵。此刻,跑在前面的敢死队员躲过了弹雨的攻击,可是跟在后方的普通士兵就没这么幸运了。爆炸的手榴弹破片使一整连正在奔跑的士兵瞬间血肉横飞,肢体分 离。颜祥眼前掉落的都是受伤士兵的手脚残骸,不过他已经顾不得从后方传来的恐怖呼喊声。因为防守在罗店的日军第一防线已经慢慢浮现在眼前,连日军士兵 在掩蔽物之间交互奔走的身影都可以清楚的看见。 。
  这时候跑在颜祥右前方的敢死队员名叫大生。这个人让颜祥 63年后回想起来都感慨万千。
  就在日军手榴弹雨猛轰奔跑的士兵时。最前头的敢死队员就只剩下了4位。当时大生的手部肩膀已 经中弹,边跑边回头对着颜祥大吼。
  “丢啊!快丢啊!再不丢就来不及了!”大生叫颜祥快举扔手榴弹的手势。
   罗店镇南这一段最后冲锋的路程上。炮弹枪弹发射的声音震耳欲聋,爆炸扬起的灰尘弥漫了半个天空。颜祥看着眼前的大生正把身上挂满的手榴 弹集中在胸前,然后两手各拿着手榴弹对着眼前的日军重机枪阵地冲了过去。在这同时,从颜祥这个营的右方传来了更大的爆炸声。猛然一惊的颜祥知道是右边33旅其它部队正在做最后猛攻了。当下,他举起了手回头对着所有人下达了扔弹的命令。只见后方传来的全部都是两三百位士兵们投弹时所发出的吼叫声。
  之后颜祥所看见的,就是上百颗手榴弹不断的落在日军防线上,整条战线接连不断的传来爆炸声。泥土灰尘伴随着日军尸体 飞的到处都是。不过大生面对的日军重机枪掩体,在被狂轰烂炸之后依然在持续射击。颜祥两旁的士兵不断的倒下。这时只见跑在最前面的大生从侧面冲进了 日军重机枪掩体,接着就是一声巨响。大生壮烈成仁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4-22 18: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大生的舍命,使得日军防线出现了松动。
    后续的我军部队随着敢死队员一个接着一个从这个炸烂的重机枪掩体冲进了罗店镇南。
  突破口附近杀声震天。中日双方四五百人在肉搏拼刺刀。罗店镇南突破口附近的战斗是非常血腥,非常混乱的。
    
  颜祥在冲进日军防线时几乎是用跳的,跳进一个3人大小的散兵坑里。这坑里躺着两个被手榴弹雨炸重伤的日军。颜祥用手中的“20响”解决掉他们,随即爬出散兵坑一边射击一边找寻存活的敢死队队员。不过在这同 时,原先跟在敢死队后方的我军部队也已经冲到了日军防线前,所有人和起身迎战的日军几乎是撞在一块。
  
  从颜祥的左边望去。上百位国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跳进日军的掩体里,或是直接越过掩体往罗店镇中心推进,留在突破口附近的双方步兵加起来有四五百人正在肉搏拼刺刀。这一批冲上来的国军士兵特别疯狂,因为他们亲眼目睹自己的弟兄被日军手榴弹雨炸的粉身碎骨。那时他们没有办法停下脚步去营救他们,只能继续往前冲锋去突破日军防线。因此,这些亟欲想找日军报仇的士兵一出现。使得突破口附近的战斗变得更加血腥,更加的残忍。
  
   这时颜祥拿着20响不断朝着逼近的日军射击,几百人的近身肉搏是没有片刻中断的。颜祥有数次是被缠斗在一起的士兵撞倒在地,也有突然被后方出现的日军刺伤。整个日军防线从左到右几乎都是单兵互相拼杀的画面。有国军士兵拿着大刀猛剁已经断气的日军尸体,也有日军冲进人群之中拉响手榴弹自爆的。于是乎,这样的战斗持续了10分钟之后。日军开始慢慢顶不住要往后撤了。
  
  颜祥肉搏时左右大腿各中一刀,左肩被子弹划过所幸并无大碍。当他看到日军正在往后撤,也立刻跟着十几位士兵朝镇中的街道冲去。不过,就在他们跑到一半的时候,远处的日军重机枪开火了。而且这次不只是机枪开火,伴随着子弹而来的还有三四十位装备齐全的日本士兵。
  这些原本跑在最前头的我军弟兄,瞬间被重机枪射的满身都是弹 孔。后面其余人则赶紧找掩护避免被机枪弹射中。颜祥这时心想。同归于尽的时候到了。因为眼前这群日军不是身边几个士兵可以应付的。不过就在颜祥 准备起身往机枪的方向冲去时。从他身后传来一阵嘶吼的声音。只见3位增援的弟兄一边射击一边朝着自己跑过来。
  据颜祥的回忆。原本他真的是打算拉响手榴弹跟冲过来的日军拼了。但是临时出现这3位士兵救了自己的命。
  当时在战场上,你随时都可能是别人的救命恩人。别人也随时会是你的救命恩人。
  
  这3位跑来增援的士兵不知道是警卫排,还是警卫连的,颜祥从来没有见过。
   其中一位大汉拿着一把捷克式轻机枪架在台阶上。“啊!啊!啊……”一边狂吼一边狂射。只见那机枪对着日军的方向,子弹倾泻而出,瞬间五六个鬼子被射倒在地。
  
  至于在大汉身边的士兵,杀敌的 反应则正好相反。这人闷不吭声,臂力极大。只管拿起地上的手榴弹往日军头上扔去。平均2秒钟一发的速度,炸的整条街道尽是灰尘瓦砾。同时也可以看 见日军被炸死的残骸掉落在墙边。
  剩下最后一位是弹药兵,他半边脸都是血。全身上下挂满了手榴弹不说,背后还扛着一个麻布 袋,里面装的都是机枪弹匣和满满的手榴弹。他跑来蹲在墙角之后,马上帮忙掀盖和传送弹匣。
  就这样3个人,一个拿着机枪射,一个狂扔手榴弹。最后一个运输兼传送,抵挡住了日军的攻势,也挽救很多士兵们的命。
  
  从罗店镇南往北 推进的战斗中,颜祥全程参与。从他眼里所看到的画面有时候很难用话语去形容。部队从开阔地变成逐屋的巷战,使得每个人受伤阵亡的机会反 而增加。死亡对士兵们所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
  当颜祥随着大伙往前追杀逃窜的日军时,他突然瞥见树旁有一位弟兄 蹲在那。在他面前有一具被炮火炸死的尸体残骸。
  这尸体的左大腿整个弯曲到了胸前,一只手横挂在脖子后,至于头的三分之一被 弹片整个削掉。这位蹲在树旁的士兵似乎认识眼前这位牺牲的士兵。只见他流着泪小声呼喊对方的名字,想要用手摸他。可是,他不知所措的又把手伸了回 来。他抬起头想找人来帮忙。可是没有办法。一个人就这样蹲在那里,一边哀嚎一边看着四周,看着天空。
  
第一次罗店争夺战是在傍晚时结束。
  从攻击发起线那排土堆开始,到罗店镇北日军最后据守的平房为止。这一路上都是瓦砾碎片,断手断脚和士兵们的尸体。
  结束战斗之后的颜祥往南走去,回到了最初冲锋的开阔地。
  只见那位颈部被子弹贯穿,瘫坐在地上,身负重伤的敢死队员依然还是 坐在地上。
  不过他的血已经流干。手上还是维持断气前的姿势。一手拿着手榴弹。 一手拿着手榴弹盖。
 楼主| 发表于 2010-4-22 18: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防御

随着罗店重要性的与日俱增,中日双方所投注的兵力也越来越大。日军进攻防守的强度已经不是当初据守罗店的日军先遣部队可以比拟。国军第11师33旅 反覆争夺罗店数次,颜祥的连队伤亡人数同样也是逐日升高。在这么多受伤阵亡的国军士官兵里,后来也包括了敢死队队长颜祥他自己。
  颜祥受重伤的前一天傍晚,连队接到上级的命令,要他们配合友军行动立刻赶往罗店镇北驻防。当时颜祥所在的连队打的只剩下八九十位士兵。至于所要防守的区域靠近一条弯曲的小河流。
  这条防线的后方是10几间断恒残壁已成废墟的民房,前面则是一片水稻田和一 丛一丛高低起伏的杂草。左方远处的这条小河是可以让敌人涉水而过的。因此友军的重机枪把守在河岸后方临时构筑的掩体中。这一段从左到右的开阔地虽 然没有多少遮蔽物可供部队防守。但是如果善加利用眼前的地形,妥善布置火力点,还是可以有效打击日军,也可以拖延日军进攻的速度。
  这是颜祥当初赶到现场时脑中所浮现的第一个想法。
  随着天色越来越昏暗,颜祥立刻和连队的排长商量兵力配置,挖掘掩体的相关事宜。 由于罗店镇北这一区块之前就已经发生过数次激烈的战斗,敌我双方在旧有的工事基础上都是反覆修筑,尽可能做到安全掩蔽发扬火力的基本原貌。因此,从分配 人手到散兵坑掩体的整修,最后部队兵力的进驻,差不多花了2个钟头的时间即告完成。不过颜详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亲自带人在防线后方的街道上再开辟第2 防线以备不时之需。后来这一个决定救了很多弟兄们的命。
  在布防罗店镇北的头一个晚上,所有参战的国军官兵情绪都是非常高亢。大家除了轮流休息进食之外,每个人的神经还是非常紧绷。在乌云密布的郊区远方,偶尔会传来双方斥候零星开火的声音。这每一个细微的声响都会让 原本蹲坐在散兵坑里的士兵交相探头,持枪观望。不过整体而言,夜晚的到来意味着白天日本飞机军舰的疯狂轰炸不会出现,所有人的压力也可以稍微减轻一 点。
  这样的警戒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正当颜祥靠在树旁跟弟兄们聊天时,突然听见右边远处传来一阵好像是盖在棉被打鼓的 声音。同时从前方的散兵坑里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敌炮击”! 
   听到警告的的颜祥没有半刻迟疑,马上飞扑到最近的掩体里。接着就是泥土石块不断的压在自己身上,耳边持续传来轰轰的声响。
   就这样过了20分钟之后,日军的炮击停止。不过跟在弹幕后面的日军步兵也朝着国军防线冲过来了。
  这时颜祥准备起身战斗,可是眼睛瞬间向前平视的八九秒停顿画面让他印象深刻。
  只见罗店西北方向日军火炮射出来的火焰,在平原上闪烁不断。从掩体的边缘望去, 远处地平线上全部都是一团一团的火光。这些大小火炮发射出来的炮弹,和落地之后爆炸引起的火花,照映着半边天都是亮的。
  由于天上的云层 又低又厚,让炮火的光焰染成了紫红色。无数的炮弹拖着长长的尾焰朝着阵地右方远处的国军部队飞去。
  颜祥根据这些发射的火线来推算日军在西北 边的火炮,起码就有50多门以上。
  原来日军深夜的攻势不只是针对镇北这一小部分,还包括了罗店附近所有的国军部 队!!。
当颜祥爬出掩体往左右望去,只见原本构筑好的工事,有部分已经被日军的炮火所摧毁。至于驻防在掩体里的士兵有些已经牺牲,有些正拿着手中的武器一晃一晃地准备射击。另外还有士兵们正在帮忙把活埋在散兵坑中的同伴拉起。就这样整条罗店镇北防线上的所有人,从原本休息警戒的状态,立刻变成持枪临战的紧张态势。
  这时候颜祥除了到各处了解部队实际的损伤数字外,重要的还是清查几个机枪火力点的人员是否存活。从掩体往西北方 远望,日军的野战炮兵还在持续射击,至于右方远处遭到炮击的我军部队,似乎还没有任何反击的动作。不过有没有反击动作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了,因为日军 首先要开刀的就是罗店镇北颜祥所防守的这一条防线。
  据颜伯伯的回忆,当炮击停止过了六七分钟之后,日军开始进攻了。不过我 军开第一枪的并不是颜祥所在的连队,而是左方远处靠近小河流的友军部队。至于这枪炮所发射的频率,照颜伯伯的说法就像是倾盆大雨一般。首先是一滴两 滴,然后是雨滴慢慢落下,到最后是整个狂泄不止,分不清有多少雨量。
  当时在罗店镇北的情况也是相同,起先是一两声枪响。之后从左方小河流方向开始传来马克沁重机枪发射的声音,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爆炸,伴随着双方步兵冲锋呐喊的吼叫声。日军深夜这波攻势的企图已经非常明显,敌军想从镇北左方的这块区域杀入,然后从罗店镇南穿出。最后只要往左绕个弯,所有罗店附近的国军部队全部都有可能会被包饺子。这情况的严重性不用说是彭善,张治中这些将军看出来了,就连颜祥这种基层连队长也都知道。如果让日军这样一路杀下去,所有人将会弹尽援绝,只能用大刀跟鬼子拼命。因此, 很多守在掩体里的士兵除了持枪警戒之外,他们三不五时就会探头朝左方观望,紧张焦虑的神情在每个人的脸上表露无遗。
  但是就在颜 祥聚精会神看着左方激烈战况时,右前方突然响起了一声诡雷爆炸的声响,颜祥还来不及前去查看,此刻掩体中的马克沁重机枪已经开始射击了。只见水田中密密 麻麻分成好几波的日军朝自己冲过来,这时所有守在防线上的国军士兵也同时开火,刹那间火光四射爆炸声此起彼落。尤其是颜祥连队中几个投掷手榴弹的好 手,每个人只管拿起手榴弹就往前方扔。日军头一波的三四十个士兵瞬间血肉横飞,至于那些跟在后面的日军则边跑边吼的继续前进。由于我方过早暴露火力点的位置,使得接下来的情况变得一团混乱。因为跟在日军后面推进的还包括了日军掷弹筒小组。
  
  正当操作马克沁重机枪的士兵持 续疯狂的射击时,日军掷弹筒所发射出来的91式手榴弹也在掩体的四周一颗颗的落下,这些还来不及反应的国军士兵立刻被破片所击杀,连带伏在地上的排长也被手榴弹炸飞。颜祥看到这情况,赶紧通知附近的弟兄去抢救伤员,并且亲自带队去填补防线这一段空隙。可是仅仅二十几公尺的一段路,颜祥数次趴倒在 地。因为日军的91式手榴弹,迫击炮弹像下雨一般的落在整条防线上。此刻冲锋前进的日军趁这空档,已经把最少3挺92式重机枪架在水田的土堆上朝我军方向来回扫射。
  
  这时候颜祥的大腿被一块榴弹破片所击中。一旁的副连长见状,希望由他带领士兵去抢救重机枪。可是这副连长话还没说完,一部分日军已经攻到了机枪掩体的前方,正在跟两旁的国军士兵互扔手榴弹。
  从颜祥的的方向望去。守在阵地上的是第一排俞排 长。在俞排长面前的日军正在用车轮战,来了一波又一波,鬼子决定从机枪掩体处打开突破口。只见俞排长带着散兵坑中的士兵,不断朝进逼的日军射击, 扔手榴弹。光是这一段防线,俞排长就打退了敌人3次冲锋。甚至到最后,还跟所有活着的弟兄做自杀性的逆袭。当他们向前冲进水稻田时,人像疯狂一般的把身上所有手榴弹向鬼子抛去,之后大声喊杀!拿起大刀左劈右砍。
 楼主| 发表于 2010-4-22 18: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俞排长正在右边跟日军搏斗时。颜祥正前方的区域也传来日军冲锋喊叫的声音。第3排排长罗章带领1排士兵还有2挺轻机枪守在前面20几公尺宽的阵地上。此刻日军一样用人海战术前进,不过冲在最前面的是满身手榴弹,头扎白布条的日军敢死队。
  这时只见第3排的弟兄把埋在土堆中的3箱手榴弹挖出,然后再把手榴弹几根几根的捆在一起交给掷弹手。罗勇等到日军前进的距离够近。随即大吼一声命令全部人开枪。刹那间2挺捷克式轻机枪的火舌覆盖了前方扇形的区域。至于步枪射击的目标除了单兵之外,就 是瞄准疯狂冲过来的日军敢死队队员。
  不过这时在罗店镇北整条2,3公里防线的左边,也就是深夜最先发生激战的小河流区域,日军在猛攻一个多钟头之后,居然开始在上空发射照明弹了。这样的举动意味着日军将要发动最后的攻势,而国军左边的防线随时可能会被突破。
  这时人在战壕中的颜祥,还有几百位正在战斗中的士兵,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所震惊。但是也就在照明弹一颗颗升起的几分钟之后,从左方传来了上百人冲锋喊 杀的声音,这中间还夹杂着炮弹,手榴弹爆炸的声响。罗店镇北的所有国军部队全线陷入激战。至于从镇南往北增援的预备队,则是一排一排的不断从颜祥 的防线后方经过。
  颜祥此刻发现事态严重,一方面赶紧组织人手去防线薄弱处支援,同时也拿起冲锋枪去罗章那一排指挥。原本第 3排的弟兄正跟日军杀的难分难解,谁料到左方亮起的照明弹适时鼓舞了日军的士气。这时从远处不断传来鬼子呼口号的声音。至于正在冲锋的日军则更是精神百倍,一个接着一个冲向前来。
  当颜祥赶到罗章所在的散兵坑时,前方又是上百个日军分成好几波的梯队往防线冲来。
  其中最明显的还是跑在最前面的日军敢死队。
  在照明弹还没有照亮整个罗店半边天空时。罗章这一排的弟兄已经杀了好几个敢死队队员。这些光着身子腰缠炸药手榴弹的日军士兵,每次近距离冲刺都会被我军先射死在10几公尺外的稻田上。可是这一次有位敢死队队员冲过了机枪步枪的封锁线,直接朝着 颜祥的方向奔来。此刻,从颜祥旁边的散兵坑里冲出一位士兵,手上拿着刺刀就往敢死队员的方向跑过去。
  这时双方的枪炮持续在猛 烈射击。只见我们这位国军弟兄迎头把日军敢死队员撞倒在地,至于手里的刺刀则一上一下的猛刺倒地的日军。
  
  不过,就在几秒钟之后。日军身上的炸药响起。国军士兵跟日军敢死队员一起同归于尽了。
当所有坚守在防线上的第3排士兵,看见自己弟兄跟日军敢死队员同归于尽的画面后。全部人群情激愤的拿起手中的武器持续疯狂射击。有些手持步枪的士兵甚至换成手榴弹攻击,只希望能杀死更多的敌人。此刻颜祥和第3排排长罗章分别朝着左右两边投掷手榴弹,不过就在颜祥准备转身前往第2排支援时。从右方传 来一阵冲锋呐喊的声音。原来俞排长又率领第1排的弟兄正在做自杀性的肉搏。只见他和五六位士兵冲向日军的人群中,先是扔掷手榴弹,接下来再持刀近距离的砍杀日军。俞排长这种不要命的举动,鼓舞了右边防线所有弟兄们的士气。甚至有隔壁连队的士官兵也效法俞排长的方式。三五成群的跳出战壕跟日军近身肉搏。
  
  不过颜祥这一段防线真正危险的区域还是在左边第2排。因为日军在罗店主攻方向正是小河流的位置。所以附近的国军部 队全部都往小河流方向集中,双方兵力加起来不下两三千人。正因为防守的重心往左边倾斜,使的颜祥隔壁连队的总兵力差不多只有六七十人。这之中几个 班的士兵都被调去支援友军。因此,日军如果发现了这个漏洞,随便派个两三百人进攻都有可能突破防线,进而包抄我军的部队,而这也是颜祥最担心的状况。
  深夜中战斗持续进行,日军在久攻不下小河流的国军防线后,一改之前嚣张的气焰,攻击步调又换成最先的摸黑前进,迫击炮掷 弹筒轮番炸射,接着就是一波波步兵往前推进,罗店左半边的战况依旧炙热。
  至于颜祥负责的区域,日军攻势已经减缓。双方隔着散兵坑,掩体,战壕,土堆持枪互射,暂时没有任何大动作。颜祥趁这时间立刻到各据点实际了解损伤的情况。这时第1排只剩下俞排长和20几位弟兄,连同抢救出来的 马克沁重机枪固守在右边。俞排长全身有四五处被弹片子弹击中的伤口,至于其他的士兵情形也差不多。整体而言全排火力还是相当充足,尤其是手榴弹的 数量居全连之冠,每位弟兄的战壕里起码都有十几根掀盖的手榴弹。
  
  至于防线正面第3排的状况也大同小异,除了一挺轻机枪被打坏之外,全排人数将近20人。手中的武器弹药还能够支撑到明天。特别的是,罗章这一排有2位敢死队队员小六和光棍,他们天生臂力惊人,成捆的手榴弹投掷 距离能够把冲在战壕前的日军炸的血肉横飞。每当战况危急,日军冲到掩体前方20多公尺处,只见小六,光棍手上一捆一捆的手榴弹就往前方抛,霎那间榴弹 破片四射,日军断手断脚的残骸飞的到处都是。因此,对面的日军也知道这些国军士兵手榴弹攻击非常厉害。所以在冲锋之前的迫击炮掷弹筒炸射更是执行的非常彻底,一副不把前方的地面铲平,誓不罢休的感觉。由于第3排排长罗章指挥得宜,颜祥对这一段防线也是充满了信心,大伙视死如归的气势弥补了火力不足的窘境。
 楼主| 发表于 2010-4-22 18: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是防线左边第2排的责任区,这一段也是颜祥最担心的部分。不过副连长许江,2排长田伟,亲自在这里压阵。
   第2排如果失守,日军可以从这穿过后方十几间废墟的民房直达罗店镇中央。颜祥虽然在民房之间布置了第2防线,但是这终究只是缓兵之计,一个不到 80人的连队能够抵挡飞机大炮多久?。如果能在镇北郊区多杀日军那是最好,一旦遭到突破,所有人也可以继续跟日军打巷战,争取援军到来反攻的时间。
  至于第2排的基本火力是由一挺捷克式轻机枪所组成,手榴弹的配额也基本充足,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第2排防守的区域也是全连敢死队员布 署最多的地方。这些视死如归的国军弟兄全部都是自愿参加,大家都以报效国家为荣。因此第2排原本的士兵人数接近30人,再加上近10位的敢死队队 员,使得这段防线是全连战斗人数最多的地方。
  
  根据颜伯伯的回忆,以上就是日军在深夜攻击过后,全连武器人员配置的情况。但是 随着战况慢慢缓和,敌我双方逐渐成为对峙的状态,在罗店镇北附近的国军部队也趁这机会补充弹药,修补崩塌的掩体,抢救受伤的士兵,轮流休息。从镇南往 北或是从镇北往南,所有形形色色不同任务在身的部队,则不断从颜祥的防线后方经过。这当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属搬运弹药的国军士兵。
  只见马匹后方的板车上面载的全部都是手榴弹的木箱。从第2排的后方望去,一车一车都是往镇北小河流方向移动,至于跟在一旁的士兵身上也扛满了军需物资,随着马车仓促前进。当时在前线的所有人都知道,小河流区域的战斗一定格外血腥,因为从深夜快接近黎明的2,3个钟头里,敌我双方厮杀和各种武器发射爆炸的声音就从来没有停过。
  
  因此,从休战之后到上午8、9时,整个罗店镇北国军部队的情况大致如此。所有人都在养精蓄锐等待着下一 波战斗的到来。
  至于日军接下来的攻势是从飞机轰炸为前奏开始的。
  
  罗店镇北上午9 时。
  从防线右方的天空出现了10几架敌机,这时所有驻防在战壕掩体里的国军士兵马上呼喊警告。“敌机轰炸”!
   原本在警戒状态的所有人立刻寻找掩蔽,等待日机轰炸过后的地面攻击。
  就这样天崩地裂的过了10分钟之后,敌机飞离了罗店上空。不过接下来 日军升起了观测气球,准备指挥师团炮兵部队开始首波炮击。
  颜祥在掩体里躲过了日机的轰炸,当他起身所看见的景象同样也是很难用 言语去形容。只见从第2排的防线到俞排长驻守的位置。有八九处的战壕掩体已经炸毁,在这些崩塌的土堆旁边都是一具具身躯不完整的尸块。至于罗店镇 北小河流的上空则被轰炸过后的烟雾所覆盖,这时一些半埋在散兵坑里的士兵正在挣扎的爬起,同时咒骂声哀号声充斥了整条防线。但是当所有人刚从轰炸后的 混乱清醒过来时。日军炮兵部队所发射的炮弹这时也飞过来了。
  “炮击!炮击!”正当2排长田伟大声吼叫的时候,一发炮弹当场把他炸的粉碎,四周的2位弟兄则被炮弹片削去了上半身和大腿。全连存活的弟兄则赶紧寻找掩蔽躲藏。一时之间罗店镇北又全部被弹幕所覆盖。炮击的强度也是前所未见得,至于这强度有多么恐怖,颜伯伯做了一个比喻。就好像是人坐在沙发上,突然旁边有人用力摇你。而当时在罗店镇北战 壕里的国军士兵就是这种感觉。
  
  日军从敌机轰炸开始到地面战事的发起,完全没有给国军部队任何喘息机会。就在10几分钟炮击之后,日军由战车步兵所组成的上千人攻击队伍开始朝罗店镇北杀过来了。
  这些由八九辆95式战车所组成的步战攻击队伍,一部分朝罗店镇北小河流的方向攻去,一部分朝颜祥的防线前进。最后的分队则往颜祥右边的连队杀过去。此刻,所有在防线上的国军士兵马上持枪准备应战,一时之间支援,换防或是搬运弹药手榴弹的士兵穿梭在每个战壕之间。尤其是手榴弹的配额已经是到了每个人全身挂满的程度。
  
  首波迫击炮弹的炸射 没有造成颜祥这一连太多的伤亡,可是越来越逼近的日军战车使得整个战况越来越紧张,尤其是日军掷弹筒小组就紧紧的跟在战车后面。这时从镇北左方国军防线 开始传来密集的枪炮声。颜祥和右边连队的连长几乎是同一时间命令开火。所有国军部队又陷入了激战。
  这时第1排的马克沁 重机枪早已经射的昏天暗地,操作机枪的射手不断左右来回扫射。至于俞排长和手下弟兄正拿着步枪朝逼近的日军射击。另外隔壁第3排的情况也大致相同,所有人都是发狂般的边吼边攻击。只见跟在战车后方推进的日军步兵不断的被射倒。可是后面的士兵又马上填补位置,持续的往前推进。
当时日军步战炮协同作战的能力还是非常有效率,攻击模式也大致相同。对于1937年的国军士兵来说,很多经验都是从战场中不断累积而来。此时罗店镇北所有在防线上坚守的士官兵,每个人都把自身的战技发挥到了极限。不管是步枪射击,手榴弹投掷,轻重机枪的扫射。大家都希望能够百发百中,歼灭来犯的 日军。
  不过随着战局的升高,日军已经有非拿下罗店不可的企图心和实力。罗店镇的失守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不过对于防守在第一线的国军士官兵来说,能够多杀一个日军,多撑一分钟都是件光荣的事情,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命都在所不惜。
 楼主| 发表于 2010-4-22 18: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对第3排正面的防 线,日军95式战车上的炮塔和机枪持续左右来回扫射,至于跟在战车后面前进的步兵则不断朝我方进逼。
  操作捷克式轻机枪的2位国军士兵,除了 一边射击之外,还要堤防从天而降的迫击炮弹。尤其是日军掷弹筒小组紧跟在战车后,只要见到国军任何火力点,马上就会发射成串的91式手榴弹往目标攻 击。因此,轻机枪小组每隔10几分钟就会转换射击位置,这也使得第3排每一处防线都在掷弹筒的炸射范围内。
  不过真正具有杀伤 力的还是95式战车上的战车炮。当日军推进到一定距离后,开始以定向打靶的方式,一次解决一段正在战壕中射击的国军士兵。颜祥和隔壁连队的前方都有 2辆95式战车连续发炮,第1排的马克沁重机枪在前一晚才好不容易抢救过来,这次又再度中弹,当场打死包括射手在内的2位弟兄。至于其它排的状况也好不 到哪里去,从颜祥所在的方向望去,整条阵地全都是烟雾和爆炸扬起的尘土。至于在散兵坑中的士兵只要探头射击超过一分钟,马上就会招来日军的迫击炮,掷弹 筒,战车炮,机枪的攻击。
  
  这时从罗店镇北小河流的方向传来无数的爆炸声,日军炮兵部队又开始猛烈炮击,整条小河流上空瞬间被烟雾 灰尘所笼罩。
  正当颜祥通知副连长许江派人支援第1排时,隔壁连队响起了日军冲锋的吼叫声。一支由一二百人组成,分成3波的攻击队伍朝着 右边冲了过去,但是在10几秒之后。原本在第排前面射击的日军战车和步兵,似乎也开始准备集结,打算一举突破罗章,俞排长所防守的区域。
   战况十万火急,颜祥身边不到6个人的预备班接到命令后,马上去支援俞排长的第1排,至于罗章第3排的所有士兵正在开始以手榴弹还击,尤其是 小六、光棍2个人,单根手榴弹的投掷距离更是惊人,才五六秒的时间,一连串的手榴弹脱手而出,有效阻止了战车后方步兵的推进。
  当时在掩体里的颜祥眼睛紧盯着右边局势的发展。2辆95式战车和上百日军已经推进到防线30多公尺处。眼看隔壁连的区域就要被突破。 。不过这时从战壕里瞬间投出一堆密密麻麻的手榴弹。友军正在做最后反扑!。在一连串的爆炸声后4,5位敢死队员冲向了日军坦克。至于跟在后方的士兵 们都仿效俞排长的方式,持刀近距离跟日军肉搏。刹那间喊杀声吼叫声充斥整个战场。至于在第1,3排前面射击的日军战车和步兵,这时候也排好队形朝颜祥 这一连杀过来了。
  
  罗店镇北的战局在这一刻起了重大的变化,不管颜祥和右边的友军再怎么英勇抵抗都无济于事。因 为小河流区域的国军部队已经失守,日军步兵和战车正源源不绝的从突破口攻入罗店镇,过不了多久就会杀向颜祥防区的后方。营部传令兵在传达撤退的命令后, 又火速前往右边方向移动。与此同时,左边小河流的方向开始有国军退下来了,其中一位少校军官满脸是血,他要颜祥的部队赶紧撤离,因为他接到命令要负责殿 后掩护大部队转进。
  听到消息后的颜祥还没有时间去思考。这时右边友军的防线已经被日军攻入,双方上百人正在肉搏拼刺刀,喊杀 声震天。日军的战车有一辆被敢死队员炸掉,至于另外一辆战车的两旁不时传出爆炸的声响。其中几位国军士兵正试图杀出一条血路,让后面的敢死队员靠近日军战车。
  不过颜祥自己的防线,状况也非常严重。第1排基本上已经失守,俞排长和存活的弟兄正拿着大刀,步枪,手榴弹和蜂拥而 入的日军搏命。另外第3排当面的日军已经冲到了战壕前,罗章和其余弟兄以及敢死队员正在奋力抵抗。至于第2排这时剩下不到15人,之前的支援已经耗掉 了部分兵力,而且此刻正被日军的掷弹筒小组猛轰。副连长许江,2排长田伟依旧守在战壕里等着炮击过后的反扑。颜祥这时命令第2排立刻退守到后方的第 2防线,并且在街道两旁的废墟民房组织火力网,掩护连队和友军撤退。他自己则是拿了一把冲锋枪和3位敢死队员往俞排长的方向冲去。
  当颜祥赶往第1排的路上,正好遇见罗章拿着轻机枪对着日军疯狂扫射。身旁的小六则满身是血,右手拿着大刀猛砍冲上来的日军。 。至于蹲在掩体旁的光棍身上塞满了10几根手榴弹,正要从战壕中起身冲向日军。当时看见这情况的颜祥赶紧对着光棍大吼
  “光棍!要撤退了!你回来!”
  此刻人在战壕外的光棍先是一愣,然后对着颜祥大声回答。
  “连长!我先走一步!”
  “啊……”光棍大吼冲向了日军战车。当时站在掩体旁的小六 见状,奋不顾身的跑到光棍前方开路。一旁日军三四把刺刀刺进了小六的身体。光棍随即冲进了战车车底,引燃满身的手榴弹,壮烈牺牲。至于小六则猛砍迎面而来的日军,最后也拉响身上的手榴弹,朝着掷弹筒小组冲去,同归于尽了。
  当颜祥跑到第1排阵地时,俞排长 已经有些精神恍惚,身旁5位弟兄不断和近逼的日军肉搏和投掷手榴弹。至于他一个人则拿着大刀站在掩体里对着前方大喊。
  “谁还敢冲过来?谁还敢冲过来?”
   看见这情况的颜祥立刻叫身边的敢死队员通知弟兄们撤退,自己则把俞排长拉出了掩 体。不过就在这时,10几个日军从右方直扑过来,把颜祥撞倒在地。其中一名日军拿起刺刀就往颜祥的脸上刺去。之前左肩已经受伤的颜祥,此刻还是用左 手抓住了日军的手腕,这时刺刀尖就只距离眼睛几公分。颜祥一边挣扎一边用右手猛抓日军的左脸,就这样双方僵持在一起。
  一边是颜祥的右手 掐进了日军的耳朵和颈部。一边是日军刺刀从颜祥的左眼尾慢慢整块的割向嘴角。至于一旁的国军弟兄也正在跟日军互相缠斗在一起。
 楼主| 发表于 2010-4-22 18: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着颜祥右手的力道越来越大,当面日军脸孔的颜色也逐渐涨红甚至呈现暗紫色。这时从日军耳朵里冒出的鲜血也一滴一滴的落在颜祥脸上。当时刺刀割入脸 颊的剧痛,并没有让颜祥停止右手的动作。相反地,日军被掐住耳朵和颈部反而使他痛苦难耐。不过就在这时,满身鲜血的俞排长从一旁突然出现,猛然一刀剁 向日军的背部,随后立刻拉起受伤在地的颜祥。当颜祥看着俞排长时,眼睛已经被鲜血盖住,所有呈现的画面都是一片红色。俞排长此刻已经气力用尽,之 前挨过日军无数次攻击都没有让他放弃杀敌报国的念头,但是这时他已经决定跟日军做最后一搏。
  “连长你快走!前面战壕里我已经埋了好几箱手榴弹,我在这里报国了!”俞排长边喘气边说着。
  就在颜祥看着俞排长的同时,一发步枪弹射中了颜祥的腰 部。俞排长一边扶着颜祥一边命令敢死队员扛着颜祥撤退。接下来颜祥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所有眼睛看到的画面,耳朵听到的声音都是间断模糊的。
   俞排长转身跳进了战壕。第1排的士兵拿起冲锋枪狂吼的射击。前方又有日军在冲锋。掩体旁有一条血淋淋的大腿。罗章满脸鲜血的跑过来,嘴里不断对着后方大吼。”撤退!!!撤啊!!。”。随后又返回战壕。远处第3排的阵地上,2名持枪的 士兵正在跟五六个日军拼刺刀。
  小河流的方向枪声大作,不断传来士兵嘶吼呐喊的声音,整个天空仿佛都是黑的。日军迫击炮弹的 炸裂声在周边响起。
  至于转角处的道路上都是三五成群受伤退下来的伤兵。另外也有一些全副武装的国军部队朝小河流方向推进。
   这时从防线右方传来巨响。眼睛所见已经是在罗店镇上。副连长许江,2排长田伟跑了过来。街道两旁的废墟民房中架着两挺马克沁重机 枪。一旁是待命的第2排敢死队队员。至于一些工兵部队正在每个街角民房装设炸药和诡雷。
  罗店的镇中心则是满满准备掩护大部队后撤的国军士兵。
    
  后记
  
   俞排长最后跟日军同归于尽。颜祥在转角处听到的那一声巨响,就是他引燃埋在战壕里3箱手榴弹所发出的声音。
  罗章最后牺牲在第3排的防线上。
  副连长许江,2排长田伟,以及其他敢死队员最后都牺牲在罗店镇北的废墟民房中。
  1987年,台湾开放大陆探亲。颜祥先是回到河北张家口的老家。之后就直奔上海罗店去祭拜他死去的战友。
发表于 2010-4-30 16: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永志不忘抗战勇士。
发表于 2017-6-12 15: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一生与股票结缘、一步步做到操盘手、见多了庄家操作伎俩、几年前离职、从此做一个无业的职业股民、慢慢的在一些博文写一些财经评论、业界有点小名气。有幸受邀参加金融界举办的一个民间股票达人的评选活动、从报名之日起、我就开通自己的空间、把每天自己要同步的一些票分享在空间给大家免费给大家参考、因为所有的票都同步进仓、作为参赛的一个资料时要提交上去、所以大家可以放心、当然也不会收取任何费用、包括大家发的红包、都不会收的、只希望能带着大家赚钱的同时,大家能帮忙宣传一下、本人足矣、感激不尽、本人Q:476.013.621 微信 wzs11888 验证必填 233 【加上我好友送价值万元的选股秘籍抓涨停 】必填在验证不然不加 也是防止别人冒充,我为自己代言、实力认证、绝不马后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天台后司街 ( 浙ICP备05034203号-1 )

GMT+8, 2021-12-6 23:23 , Processed in 1.1494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