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后司街-网聚天台游子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62|回复: 1

張元聲詞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 20: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張元聲詞選

    張元聲1612~1685),字汝韶,號夏,浙江天人,侍郎文郁仲子。崇禎年間選貢。南明魯王監國授雲南刑部主事。越州兵潰,歸隱於家,以詩學為後進倡。祖孫三代,父逸而子,子逸而孫,一逸於已仕,一逸於將仕,一逸於未仕,並稱“天台張氏三逸”。著《度予亭草》、《桐柏草》、《養疴吟》、《捉刀集》、《兵燹拾餘》,同邑徐確庵先生稱他的詩“法律風韻,雅正端重,崇尚體格,直追大曆以前一切古文;詞俱工麗婉媚,句句六朝佳境。”陸講山評其詩云:“格律精工,辭藻富麗,洵可登崆峒之堂,入弇州之室。”而陶冰修則寄以詩云:“竊怪季鷹招不至,悠然亭下讀離騷。”


東湖重建雙忠祠  竹影摇紅
巾嶠鬼哀,台垣星黯雙忠烈。先生正氣矗雲霄,十族刀銜血。更有湖頭樵子,猝傷心、捐軀抗節。故君何處,鵑泣斜陽,龍歸天闕。  祠宇輝煌,冠裳瞻仰幽明協。快哉今日忽重新,俎豆招魂切。便是無情草木,也含寃乘風哽咽。千秋如在,氣挾江山,光摇日月。

寄懷匯藻和尚   並序  意難忘
彚藻和尚二十年前,持江陰家司農静涵公書來,因得傾倒論交,初不知為詩人也。别去有以詩見示者,文采葩流,警拔絶倫,私心嚮往久之。十年後,予遂抱病閉户謝客,秋水伊人之思徒付愾嘆而已。辛酉初冬,忽承過訪,披衣出見,相對歡然。隨出所刊詩一帙匆匆别,入國清方圖煮茗話舊,一敘闊悰,詎意竟從間道去,令人悵然。今讀其詩,神情開朗,口齒雋爽,視前更進一步,把玩不忍釋手,恨未及與之劇談,因賦意難忘一闋,聊志懷思。
憶昔遄臨。向松門竹圃,笑談蕉鹿幻,惆悵隙駒駸。自别後,白雲深,瓢笠阻追尋。看世間,風塵荏苒,躑躅披吟。  寒朝過,訪園林,便開囊檢帙。投我清音。霜天吹玉管,雲塢響瑶琴。難促膝,易分襟。一刻話千金。嘆夜闌,相思月落,欲棹山陰。

看      如夢令
雲捲碧霄清澈,處處玉臺金闕。曳杖出幽亭,白遍那堪分别。如雪,如雪,矯首一天明月。

初冬簡招盧玄圃陳藍田    長相思
衣兒單,影兒單。偃蹇殘軀獨閉關,柴門誰往還?  客閑閑,心閑閑。嘯傲乾坤半榻間,病夫興未闌。

春   閨   點絳唇
倦倚朱闌,池頭水荇游魚唼。雨烟初歇,桃杏飄香屑。  薄倖無情,恨殺肝腸鐵。輕拋丟,空閨魂怯,雙淚都成血。

感   舊   菩薩蠻
乾坤莽莽東流去,何人為解傷心處。劍氣欲淩霄,柴門幾寂寥。  回頭空悵望,歸鳥枯枝上。孤影倚闌干,徘徊白日寒。

冬   夜   訴衷情
寒宵玉漏夜沉沉,月浸草堂陰。風燈静摇孤影,一枕冷難禁。 天未曉,苦呻吟,夜轉深。勞勞世界,踽踽風塵,誰是同心?

夏   景   阮郎歸
南風吹水動荷花,池水雲影遮。柳陰枕簟醉為家,夢中看日斜。   揮汗倦,苦蠅多,堂前怕客過。飛飛雙燕掠窗紗,晝長掩蘿。

壽姜仲玄  十月十日   滿庭芳
霜老青山,霞籠紅葉,小春瑞靄陽天。哲人初挺,忻看此際弧懸。家世相沿圖史,記當日、采筆翩翩。滄桑變,風流自賞,嘯傲向雲烟。  飄然,超物外,賭棋酌酒,花月流連。更喜芝闌茁,啟後承先。甲子初周海屋,飛觴處、急管繁弦。自兹後,玉璜天定,祥發後車年。

春   情  更漏子
海棠花,睡未足,强起兩眉還蹙。意悄悄,夢陽臺,懵騰帶雨來。  倚簾櫳,臨晚鏡,斜墜半肩雲鬢。月欲上,寶香燒,巫山路未遥。

恁欄看梅花   破陣子
池畔梅花一樹,春來綻紛飛英。玉骨稜稜庾嶺立,冰魄仙仙神女驚。柔條帶雪輕。  雨後精神皎潔,風前姿態縱横。最喜園亭山徑老,偏對幽人雙眼明。世間無此清。

春日抱病  青玉案
杏花池館東風驟,止聽得、鶯聲溜。稜稜半臂休文瘦,三春歌舞,一庭烟雨,却是愁時候。  黄昏高捲風簾繡,勾引清光遥相就。欹枕無言聽滴漏,傷情詩句,消愁杯酒,寥落燈殘後

春   日   如夢令
露壓海棠光悄,日射簾櫳春好。睡起不勝情,踏破小亭芳草。人老,人老,玉洞雙娥傾倒。

憶   舊  錦堂春
杏館珠簾捲繡,朱門翠柳藏鴉。堂前日夕歌鍾起,風物憶繁華。  今日孤鴻難寄,舊時雙燕誰家。春風不管悲笳咽,愁思問殘花。

春夜大雪   燭影摇紅
緑樹拖銀,青山堆玉東風惡。夜深頻送柳花寒,枕冷偏能覺。清味無人同索,挹瓊瑶,和梅細嚼。雲滿烟迷,掉子猷舟,映孫康學。  夜半彌漫,冰天封盡閑庭閣。算惟有一點漁燈,驚破了鸞鶴,對此寒宵漠漠。且撚髭酬我冷落,來朝早起,有個先生,徘徊東郭。

春   閨   憶王孫
香奩妝罷試春衣,獨上高樓倚翠帷,燕子檐前兩兩飛。掩朱扉,緑盡芳堤人未歸。

春   懷  一叢花
黄鶯唤起小樓東,倦鬢理還慵。玉纖半捲蝦鬚起。望南陌、芳草茸茸。翠柳挂絲,紅桃吐秀,景物豔陽中。  别來情緒向誰通,無賴怨東風。旗亭把酒歌驪去,記當日、私語喁喁。幾欲便將,相思紅淚,彈指寄征鴻。

春雨不止  瑞鶴仙
春寒飛積雨,望匝地苔痕,彌天烟縷。小窗悄延伫,更花垂紅淚,鶯愁金羽。只堪閉户,有誰踏、芳園繡圃。怨東君、辜負韶華,惹恨傷情如許。   休訴,腰分沉瘦,鬢染潘絲,悶懷難語。蕭條更苦,子桑歌,嘯無侣。又誰憐、凉夜空堦頻滴,攪起愁腸萬緒。鎖柴門、一塢深雲,怕聽杜宇。

春日初晴同蔣孔集登醉暉樓漫賦  最高樓
雨初歇,妍暖破春寒。晴溜弄潺湲,蜂鬚花帶半房濕,蝶衣頻惹霧香殘。好風光、翠柳外、畫樓間。  一陣陣,風兒休要打;一片片,花兒休要墜,盡收恨,向眉灣。匆匆春色如流矢,悠悠世事是波瀾。漫傷心、且極目、共憑欄。

春   懷    點絳唇
無數愁腸,往來織盡絲千縷。花風柳雨,同約眉峰住。  回首當年,燕子歸何處。了無據。畫樓高樹,怕聽黄鶯語。

自   述    木蘭花慢
問平生骯髒,到今日,向誰酬?恨病臥孤亭,家傷四壁,髮短三秋。終年了,無意緒,倚危欄半夜吼吴鈎。天上星辰欲動,人間花鳥都羞。   悠悠底事不須憂,命也複何求?念池館樽罍,詩章格調,風月遨游。從來與他最暱,便因循、到老也難休。且度壺中日月,還來徑裏羊裘。

午   睡  南柯子
晴日薰青幌,春風透碧紗。閑亭午睡正濃些。栩栩半床清夢,繞庭花。  石髮烟痕破,蝦鬚雲影遮。起來欄角夕薰斜。最恨懨懨無賴,且烹茶。

贈徐心水先生  沁園春
泉石風流,誰似先生,人能道之。憶少年標緻,靈均共許,筆池風雨,壓倒當時。策獻黄扉,琴彈赤縣,瓊海甘棠遍地垂。抽簪早,看石梁雪濺,華頂雲飛。幽居不剪茅茨,盡説是、南州人在兹。對烟蘿行樂,臨風把酒,池亭縱目,觸景吟詩。猿鶴逢迎,親朋笑傲,肯使秋霜落鬢絲。快心處,正時當九月,菊滿東籬。

本  意  風入松
青天緑樹滿平皋,何處湧飛濤。翛翛千尺龍鱗動,奔來萬籟入松梢。敲響空中金鐵,吹開大半雲璈。  華陽亭院矗天高,聲起樂陶陶。蕭疏曾辟仙人穀,輝光何藉大夫貂。林裏笙篁頻和,枝頭鸞鳳相招。

傷   貧   浪陶沙
獨坐日書空,徹骨貧窮,懷中半刺向誰通?錦繡心腸都碎盡,潦倒亭東。  幾欲跨飛龍,直叩天宫,頻年何故困英雄?偃蹙支離雙鬢老,懵懂天公。

秋   夜  憶餘杭
門外梧桐月欲落,寒瘦羅襟人似削。恁欄忽見斗牛斜,秋思動悲笳。  紗窗瑟瑟西風起,蟋蟀蟲吟四壁裏。燈殘欹枕聽雞鳴,夜半兩三聲。

冬   夜  六幺令
暮天雲靄,飛雪舞空碧。夜來寒侵裀縟,暈冷燈無力。陡起狂飆一陣,偷入疏欞隙。羅幃風急,銅壺漏水,偏向枕邊聲聲滴。
窮巷蕭條閉户,也挂陳平席。病骨潦倒支床,學得相如壁。便欲游心物外,問這愁如織。如何推得,寥寥清夢,直上紫霄探消息。

雪日書懷  慶清朝慢
冰箸垂檐,玉花飄户。天公做盡寒威,紛紛便將瓊粉,去傲梅姿。起望空天黯淡,零珠碎玉帶雲飛。吹烟冷,饑烏一個,啼過樓西。   門巷悄,車馬絶,嬴得渾無事,洗盡塵機。正須紅爐擁酒,凍筆吟詩。便到黄昏冷落,袁安風味最相宜。更深後,或有一棹,訪我柴扉。

早起見雪   如夢令
臥伴梅魂同冷,夢唤鶯聲初醒。門外素鸞飛,碎撒瓊瑶千頃。人静,人静,掃玉和雲烹茗。



发表于 2017-6-15 17: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一生与股票结缘、一步步做到操盘手、见多了庄家操作伎俩、几年前离职、从此做一个无业的职业股民、慢慢的在一些博文写一些财经评论、业界有点小名气。有幸受邀参加金融界举办的一个民间股票达人的评选活动、从报名之日起、我就开通自己的空间、把每天自己要同步的一些票分享在空间给大家免费给大家参考、因为所有的票都同步进仓、作为参赛的一个资料时要提交上去、所以大家可以放心、当然也不会收取任何费用、包括大家发的红包、都不会收的、只希望能带着大家赚钱的同时,大家能帮忙宣传一下、本人足矣、感激不尽、本人Q:476.013.621 微信 wzs11888 验证必填 233 【加上我好友送价值万元的选股秘籍抓涨停 】必填在验证不然不加 也是防止别人冒充,我为自己代言、实力认证、绝不马后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天台后司街 ( 浙ICP备05034203号-1 )

GMT+8, 2021-12-6 23:03 , Processed in 1.08579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